澳门百家樂

分类:爱情故事 出处: 星座网   作者: Star Support   时间: 2004-05-13

我是1986年与邹涛相识的。那年夏天,我师范大学毕业分配到沈阳一家企业的子弟中学任教,教初中三年级的数学。邹涛教英语,是我授课的那两个班中的一个班的班主任。

当年年底,我们学校按惯例全校教师会餐,正巧我与邹涛坐在一起。席间,他妙语连珠的调侃和他那聪明睿智的幽默,让我对他刮目相看。他还不时地照顾不胜酒力的我,为我多喝好几杯酒,大家便逗他为什么专门偏袒我,他的女朋友知道了非跟他算帐不可。那次餐后回宿舍的路上,我真是有些若有所失的感觉。后来,我总是主动找他谈这谈那,再后来我们就相爱了。当我们第一次拥抱接吻后我问他,你那个女朋友怎么办呀?他说,与你相处就与她没有关系了。其实我知道,那个女朋友不过是他一般意义上的朋友。

1998年的暑假我们旅行结婚了,到北京和安徽黄山玩了半个月,新婚的幸福真是让我永生难忘。1990年4月,他从学校调了出去,在企业的情报部门工作,这时我们的女儿快1周岁了。我为这个家付出的要比他多,我没有怨言,居家过日子嘛,总得有一个人多牺牲一些。邹涛这个人人缘特别好,单位里不管谁有什么事都愿意跟他说,他也是个热心的人,凡是能帮助别人的事,他都能为人家卖力气。

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着,我们之间虽然偶尔也会为一些事情争吵,但那都是一些夫妻之间正常的家庭小战役,没有过伤大雅的事情,所以,每当听到同事们讲起他们自己或别人的夫妻纠纷,我都会感到很欣慰,正如大家所说,我们的夫妻感情真是不错。

1996年9月,我们的女儿上小学,我们在经济和时间上都紧张起来了。我与邹涛之间的矛盾就是从那时开始的。起初是在接送孩子的问题上,晚上下班后,我大老远的接回孩子后,他还倒在沙发上看电视,几次下来,我忍不住与他吵了起来:我一吵,他就干一些,可过了几天他又忘了。这样一来,我的心情不好,再加上工作、家务的劳累,在夫妻生活上我便一天天的没有了兴趣。有许多次他要求我,都被我拒绝,我和他甚至会因为这件事儿在床上无声地撕打起来。

1997年8月末的一天,邹涛给我打电话说晚上不回家吃晚饭了,跟朋友到外面去吃,那段时间他经常在外面喝酒,所以我也没有多问,我把孩子接回家,因为少了个人,晚饭想对付一下算了。刚进屋不一会,一个我曾经教过的学生家长给我来电话,他的儿子考上了北京的一所重点大学,请我去喝酒;我一再推辞,谁知他却打的来我家接我,盛情难却,我只好带着女儿去了。在那家酒店里,我意外地发现了邹涛,更让我感到不思议的是,他是与一个女人从一个包间里一起出来的。我们坐在一个离他们的包间挺远的位置上,我想他没有看到我。晚上,我和女儿回到家里,他还没有回来,等他到家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我问他:“喝得怎么样?跟谁呀?”邹涛瞪着眼睛看着我说:“你怎么知道的?”我不说,是女儿在一边多了句嘴。我质问他,为什么8点来钟你们就喝完了,怎么11点多才回来。邹涛说、刘欣跟他说了些事。我知道刘欣因为在婚恋上吃过亏,求助于他,与他有正常交往,但我依然挺生气说:“你以后少跟她来往,她凭什么跟你说不完她的事。”

从那次以后,我便注意了邹涛,以后他再出外去喝酒或是有什么不能按时回家的事,只要我能找到借口我总是阻止他,到后来他干脆不跟我打招呼了。这样我便不时地数落他,我说他这么多年还没有混上一官半职的,他便说:“现在都讲文凭,都讲大(学)本(科),我一个大专很难得到提拔。”我说:“那某某还中专呢不也当了主任么。”他说:“我可不会像他那样拍领导的马屁,在当官的面前当孙子,我活的是人格。”我虽然赞成他那活法,不能为五斗米折腰,但嘴上却说:“人格多少钱一斤?”其实我家邹涛哪一点也个比她们的丈夫差。

1999年8月19日,我放暑假在家里,接到一个邹涛同学的电话,说是他们外地来了一个同学晚上几个在当地的同学要请那个同学吃饭,也就是搞一个同学聚会。晚上邹涛下班回来,我没有告诉他。快7点的样子,他的同学又从饭店打来电话,是我接的,我说邹涛还没有回来。放下电话,邹涛问我是怎么回事,谁来的电话,我这才告诉他,但我说:“你别去了,会什么会,有什么意思。”他说:“他是从大老远来的,你怎么不让我去呢。”我说:“什么同学聚会,其实那就是一个婚外恋的滋生地。无聊。”“我看你也是无聊。你有什么权力随便干涉我的自由。”他显然不高兴的站起来说。我说:“你不能去,我看你敢去1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大吵,最后我们两个都气哭了。

没想到,这一次我真正的彻底失败了。暑假时,为了帮助孩子学习,我家买了一台586兼容机,我们全家都迷上了它,我还学会了上网。9月3日这一天,我有事往单位给邹涛打电话,单位说他一上班不大会儿就出去了。当时我就有一种感觉,我便没有往家里打电话,直接回到家里。我看见邹涛的自行车在楼下放着,旁边还有一辆让我陌生的坤车。我突然预感到了什么,我想好了,我要以最快的速度打开房门,然而房门却半天才打开。进来我看见一个穿短裤的女孩正与我丈夫在电脑前,我看那个女孩的头发似乎有些乱,我立即断定他们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我一冲动没等他们跟我打招呼便问:“你是谁?到我家来干什么?”邹涛说:“这是我们单位的小方,电脑出毛病了,我求她来给看看。”“你别胡说,你说实话,你们干什么来着?”我直直地盯着他们,力图在他们的脸上看出些破绽来。没想到那女孩一捂脸冲了出去,邹涛冲过来甩手给我了一个巴掌,我冲上去与他撕打起来,我一边打一边骂他不正经,是一个大淫棍,不要脸。

这一夜他没有回家,第二天我来到他们单位,找到他们领导向他说了昨天的事情,他们领导是一个50多岁的小老头,他见我说的声音越来越高,起身把门关上了。他告诉我,他不相信邹涛与姓方的那个女孩会有男女之间的事情,小方是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刚分来不久,与大家都还不太熟,邹涛说的一定是实话。听到这儿,我的气也就消了一半了。领导说,你千万不要再闹了,邹涛的副科长人选已经报上去了,你要是把这事儿捅出去。又说不清楚,会影响他的前途的。我听了似信非信地走了。可是后来邹涛的副科长还是没有提上,有人传出来说邹涛作风有些问题。那些日子邹涛回来一句话也不跟我说,也不再出去.只是在家里守着电视机直到节目播完他才去睡觉。这样,慢慢的我才感觉出了有些后悔,就主动去亲近他,他表面上像是原谅了我,但我感觉到他在床上远不如从前那样激情如火了。

2000年4月的一天,我回家取忘在家里的教案,竟把邹涛和一个女人堵在了我和邹涛的大床上,我失去了理智张牙舞爪地扑向那个女人……我们的婚姻之舟在那一个时刻几近倾覆。

后来的几天,我们是连续不断的争吵,连续不断的谈话。邹涛说我总是对他挑三捡四,非但夫妻生活不和谐,还使他连个做人的自由也没有:许多年了,他很怕回家,很怕面对我……他说了很多,我当时不想听,认为他说的全是假话,难道他说的那些就能作为他背叛我的理由吗?我力图找到他背叛我的答案,为此我还拔打过电台的心理热线,主持人分析是我把丈夫推进了婚外恋陷阱。与此同时,许多邹涛单位的同事也来劝我,他们都向我证实了邹涛以往是一个生活作风十分正派的人,出了这样的事儿让他们十分痛心。

经过一段时间的反思,我终于认识到了,是我对他的不信任,是我的怀疑导致了他的心理变化,这样便产生了相互抵触的恶性循环,他才一天天走到这一步的。原谅我吧:我的丈夫,一切都是我的错!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专题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