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百家樂

分类:星座占星 出处: 星座网   作者: 星座网   时间: 2008-08-27

天体的运行,长久就吸引了许多古老文明的好奇心和兴趣,史前巨石阵 (Stonehenge)的遗迹(2750 - 1870A.D.)就是一个例子,远古的塞尔特人(Celts)就能够预测天空的蚀象和太阳及月亮运行的轨道及其偏差,但是天文现象对于塞尔特人的宗教义意和其仪式,由于其缺少文字的记载,所以至今仍是一个谜。在现今所知的文明当中,美索不达米亚文化可以算是第一个有系统的发展和应用天体观察所显示的征兆,和遗留下了使用楔形文字所记录的历法,如果说西方的历史文明是起源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苏美人,那么也同样是源于人类对于星体观察所衍生出的形而上学,也就是说,这样的知识形态一直延续到了公元六世纪之前的两河流域和埃及地区,甚至远印度和中国地区。公元前四世纪,亚历山大征服统一了两河流域和埃及等广大的地区,占星术似乎是这广大地区中的人民的宇宙观和世界观,这种认为灵魂先于人的肉体而存在的想法,几乎支配了所有人的生活方式及对于命运的态度。

虽然,占星术在当时的影响力在现今是不容易估计的,但是其在人类文明的发展中,却扮演了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在历史上的某些时期,占星术的想法是占优势的,其受到了哲学及宗教的影响,在现今的知识体系中是显而易见的,而许多人类所遗留下来的历史遗迹,也残留下了许多和占星术有关的符号和神话。美索不达亚平原:一种占星术的宗教信仰

占星术最早的源起,已是不可考了,一般历史学家认为,在古巴比伦及亚述帝国所遗留下来的神殿遗迹 ─ 代表连接天堂和地球之间的高塔,是在公元前四千多年前所建造的,这是为了方便教士们和他们所认为神圣宇宙连系所进行宗教仪式的场所,应是最早期占星术宗教的形式,这样的宗教仪式,其实是为了凸显人类存在的意义和天体的神圣性。教士们会定期的把他们观察到的天体运行记录下来,并且呈给国王看,因为他们认为,国王是这宇宙神圣力量在地球上的监管人,而天体的运行则是为了让这些在地上的神圣力量的监管者可以藉此来安排他们自己的生活,因为所有的活动,从最重要的国家大事,到最平凡的日常生活,无一不受到天体运行的影响,而藉由对于天体的观察,则可以使人从中获得启发并和神圣的宇宙取得连系,社会的结构和天体运行方式及其本身的存在,,无一不是在这神圣的力量或是神的支配宰治之下。

在亚述和迦勒底,在每一座的城市中,都设有观察天体运行的观测台,而这通常是紧临着神庙或是皇宫而建造的,不像僧侣们,教士通常是过着极孤僻的生活,他们每天不停的观察天体的运行、风向或是预测蚀象,除此之外,他们也拥有不错的技术来预测月蚀,其精确性不比现代的天文预测差。据说,在亚述的首都尼尼微(Nineveh)的遗迹中,曾发现了大量的玻璃碎片,有些考古学家推测,这或许是某一种望远镜仪器的遗迹,因为当时的农业生活,对于天气的预测是需要非常精确的,必须在特定的时间内播种才能确保来年的收成丰盛。他们将黄道分为十二个区域,这是由月亮运行的十二个阶段而来的,他们也因此将天体分为三百六十度,这和一年三百六十天是相互对应的,每一天也再分成了十二个部份,或是十二对成组的小时,希腊人称之为〝巴比伦时间〞(Babylonian hours),每一个小时又分成六十分钟,每一分钟又有六十秒,而每一秒又有六十个单位,但是三百六十天并是非常精确的太阳运行的周期,因此每六年要再加十三个月。这上述的方式,是人们所熟知的苏美人计算时间的系统,这可以帮助他们决定和确认他们认为重要的历史事件,每年的开始称之为Nisan(犹太教的七月),也就是春天的开始,而这样的历法方式,则一直延用到了欧洲中世纪的基督教时期,每一个月被分为四个部份(七天为一个单位),因为这样的周期是和天体运行的周期一致,人们的世俗生活和天体的运行和谐一致。而根教士(priest)们所观察到的天体运行所得来的启示,国王因此来做出对于人民和国家重大的决定及活动,世俗的时间也就是天体运行的时间,或是宇宙的时间,这样也有助于神庙来选择举行宗教仪式的时间和日子,同样的,建造新的城市也必须配合天体运行的日子,也就是说,在当时,没有一样活动不受天体运行的支配,人们认为惟有如此,才可以确保上天保祐地上人们的生活,因此,从亚述和巴比伦神殿的遗迹上的浮雕、陶罐上的图案等可以得知,在当时的人们确实有举行一些崇拜天神、上天的王和一种宇宙神性的仪式,上天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可谓是息息相关,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而除了宗教仪式之外,占星术的宗教活动,也和当时人们的农业生活关系密切,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战争,在当时人们认为,战争的发生,是和某些特殊的行星的运行有关,他们也认为,服从天象是确保战争获胜的不二法门。阿卡德(Akkad)(巴比伦帝国的北部地区)的统治者Sargon the Elder(大约在公元前2750年),在他的任内,曾经下令将所有有关于占星术知识刻在七十片的石板上,而这也是罗马哲学家、作家塞尼加(Seneca Lucius Annaeus)等人将占星术翻译到希腊的文本之一,而这些人也对于迦勒底人的知识非常的着迷。

占星术在希腊:占星术的个人化

其实,早在亚历山大大帝时期之前,希腊文明就和迦勒底文明有所接触了,一些希腊有名的哲学家如Berossus(约在公元前六世纪)就已经吸收了不少两河流域的知识文化,大宇宙(macrocosm)和小宇宙(microcosm)的类比就是受到了行星运行对于人类行为的影响而来的观念,约在公元五世纪,希腊人就受到了波期拜日教(Mithraism)的影响,因而相信人的灵魂必须经过七个阶段,而这七个阶段也类比于天空中的七颗行星,因此,在这些宗教信仰的过程中,黄道上的象征也逐渐地被符号化了。海克力士的神话故事就是一个例子,这个神话故事中,他完成了希拉(Hera)所交付的十二项任务,而这十二项任务,就被希腊人认为这代表了黄道十二宫的区域和人的灵魂追求自由所必须经历的十二个阶段,海克力斯之柱 (Pillars of Hercules)代表了双子座;狮子座则是代表了美锡尼(Mycenae)的狮子的门廊;这也同样的可以在金子座、牡羊座和其它的黄道上的象征上找到其神话的来源。

在公元前三世纪,占星术其实是和哲学、宗教教义混杂在一起,这和那个时代人类的思想、文化及社会结构是密不可分的,所以占星术其实是起源于宗教情感,无论是相信或是不相信的人,都或多或少受其影响。在亚历山大统一了当时西亚、两河流域、埃及等广大的地区时,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和希腊文化就进行了某种程度的融合,希腊学脉其实是受到了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思想深刻的影响, Berossus在斯多噶学派(Stoics)的赞助下,在考思岛(Cos;Kos)建立了他们自己的学派,他传播迦勒底人的知识,以及最重要的,他将占星术的思想融合进了希腊文化,这使得占星术得以被希腊人及后来的西方人所接受。

迦勒底人的宗教信仰其实是就是占星术的前身,当其被介绍到希腊时,希腊人将其和科学结合,宗教和科学就在当时的情况下,进行了巧妙的融合,也就是说,这和韦伯(Max Weber)所谓的基督新教伦理,对十七世纪的科学革命和资本主义的经济结构所产生的影响,有异曲同工之妙,迦勒底人的宗教教义也同样地对希腊人的科学发展产生不少的影响。迦勒底人认为,宗教是一种最高层次的存在实体,而占星术正是连接人类和这至高无上的宇宙实体的一种方式,因此迦勒底人的宗教可谓是一种对于宇宙的崇拜,而在公元前三世纪的希腊人则是认为,这种宇宙最高的实体存在,是和人世间的现实分离的,因此一种客观的特殊思考方式则在那时出现了,对于宗教教义的信仰逐渐在那时被放弃了,占星术在这样的时背景下,也产生了改变,占星术逐渐和宗教分离,并且被个人化了 (personalized),而且也被赋予了逻辑和哲学的色彩,简言之,在迦勒底占星术是一种宗教,而在希腊文化的影响下,占星术遂成为一种科学或是哲学,和宗教逐渐分离了;在迦勒底占星术是集体取向的,是一种宗教崇拜,是为国家的统治者和整个社会服务的,而到了希腊,则是个人取向的,占星术不再只是具有官方的性质,而现今所谓的命宫图(natal horoscopes)则变为是个人用来预测其命运的工具,至此,占星术可谓深入了大众的生活之中,并且和世俗生活结合在一起,属于宗教的神圣性则逐渐消失了。

这样的转变,或许是可悲的、无可避免的,但是却使得占星术得以和当时的科学结合,在公元前二世纪,希腊人逐渐应用其精确的本能、对于事物阐明的个性及数学几何在占星术上,为了证明占星术是一种科学最高完美秩序的表现,当时的占星术、天文学及科学几乎是同义词。雅典的暴君希巴克斯在位其间 (Hipparchus)(527 - 514B.C),曾致力于重新塑造迦勒底人的天文观念,他发展出了计算天体座、上升和下降以决定天体的位置的方式,他也发明了星盘 (astrolab),以便可以找出星星的位置,并且他还运用了三角法(trigonometry)发明了一套运用太阳日落的经纬度以计算一天长度的方式,而他的发明也深深的影响了日后托勒密(Ptolemy)(140A.D.)的天文学说及对于占星命宫图绘制的方法和原理,因此占星术才可以成为日后一种可以被了解的〝科学的〞知识系统。托勒密的四书(Tetrabiblos)可以算是影响日后欧洲和现今占星术最深远的一部着作,它也彻底的改变了占星术的宗教角色,巴比伦人相信占星术是一种对于天意预言的观察,藉由上天的预兆,可以预知未来,而托勒密之后,占星术则彻底的成为一种藉由命宫图(natal horoscopes)上所揭示的逻辑解释,来预测个人的命运,因此,占星术原先的宗教角色当然也产生了变化,巴比伦的占星学家是宗庙的祭司(priests),是国家官僚体中的最高位,可谓是一人之下,千万人之上,享有垄断整个占星术知识的位置,而在雅典,占星师则是一个有学问和有教养的人,他是受人尊敬的一门专业,当时的人称之为Chaldeans,而不是astrologers,而他们知识的来源则是来于令人神往东方(埃及和西亚地区)。

尽管如此,占星术的世俗化首先表现的还是外在的,而非其最深层的一面,虽然它已经逐渐失去了其集体的取向和宗教的情操,而逐渐发展成为一种科学,但是其在某些层次上,依然有其宗教的基础,这反映在希腊的艺术、雕刻及神话上。除此之外,占星术在当时的发展,也解决了一个希腊文化最根本的问题,那就是宗教和科学发展的冲突和矛盾,对于出生宫图有系统及逻辑的解释,可谓是使得宗教和科学在其中取得了和谐及整合,虽然对于占星术的出生命宫图的解释,是一种需要高度逻辑结构的事,但是其背后则也是靠着一种混合着宗教情操的信仰来支撑,对于太阳神阿波罗的崇拜,表现在出生命宫图中太阳有着无可取代的重要位置。

经过了希腊文明的洗礼之后的占星术,占星术也和哲学的发展密不可分,在托勒密重新整理了占星术的知识体系之后,使其和当时的哲学思想融合,占星术和组成宇宙的四元素和其它自然力量的接合,就是一个例子,这样的整合,使得占星术的思想在当时及日后的欧洲,成为一种无懈可击的哲学和宇宙观、世界观,托勒密也认为,世上所发生的事,如瘟疫、战争或是集体的现象,都和天上的星体运行有关,个人也如同国家,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出生命宫图,但是个人的命宫,也会受到集体的命运的影响,因此,有时是可以抵消或是增强。托勒密对于占星术思想的重建,将人类的责任带入了占星术,虽然天体的运行决定了人类的命运,但是天意并非不可以改变,虽然占星术是一门揭示神圣天意权力的一门学问,人类有责任去绘制一个人的出生命宫图,这是一个先于人存在的力量,偍是这个塑造人的先天的力量,并非不可违抗,对于出生宫图的了解,反而可以帮助一个人修改或是减轻不好的部份,并且可以增进对于自身的了解,但是尽管托勒密如此提出他的见解,但是在斯多噶学派的影响之下,一般人对于出生宫图的诠释总是逃不开宿命主义的纠缠,斯多噶学派强调,对于未来的了解,有助于一个人以一种平静、有尊严的方式来接受其无法改变的宿命,对于斯多噶学派的信徙而言,一个有智慧的人的目标即是可以和天意取得一种和谐共存的生活,并且也才能成为一个真正自由的人。

当然,占星术并非被所有的希腊思想家所接受,公元前二世纪的 Carneades(215B.C. - 130B.C.)就曾经挑战了占星术的决定论(astrological determinism),他质疑占星术无法解释为什么在同时出生的双生子(twins),会有完全不同的命运,如何解释在一埸战争中同时死亡的士兵,他们并非同隶属于同一星座的人?在一些情况下,这样的批评,或许是强加希腊的逻辑思辩于占星术的诠释方式,但是在许多情况下,这类的批评有许多是直接挑战了占星术的理论根本,虽然这样的争辩有时非常激烈,但是最终,占星术依旧成了希腊文化重要一部份,并且日后的西方人,又经由其而再次认识和学习了占星术。

占星术在埃及:占星术是一种只有少数人了解的深奥秘密

占星术在埃及的发展可以分为二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起源于公元前五世纪时,这个时期是波斯人的入侵,当时的占星术混合着埃及早期的宗教传统,当时有关于占星术的知识,只是保留给少数人,是一种秘传教义:国王、祭士和少数的精英份子,这样的情况可以从其对于Hermes的崇拜得知(Hermes Trismegistos 为埃及神Thoth之希腊文的名称,其所掌管的是知识和抄写方面的事物),对应于Hermes,其在地下的代理人,即为观察天象的祭士,将天象抄录下来,而占星术在一般大众的实践方面,则是经由对于天狼星(Sirius)的观测,来预测尼罗河的氾滥。

第二个时期,埃及真正受到占星术的影响就是在亚历山大征服了埃及的时候,希腊的知识被引进到了埃及。托勒密本身即埃及人,他所着的四书则将希腊人的逻辑混合了埃及的宗教神秘主义色彩,而且,埃及人也将占星术的知识应用到了世俗层次,这在埃及教士阶级的身上甚为明显,埃及人对于占星术的贡献是将黄道十二宫的每一宫,分为了三个十度,而且也赋予了每一个十度有一个行星支配,这影响到了今日的一些占星术的理论,除此之外,埃及的占星术包含了赤道(a hawk,是一只老鹰为代表,黄道则是由他们神话中的ibis(朱鹭鸟)来代表,而一种狗脸的丑恶怪兽则是分据春分、秋分点。

在受到希腊文化的影响之前,埃及的民间所崇拜的是尼罗河神(埃尼是尼罗河神的礼物),如同河水的源远流长,埃及人相信灵魂的永恒性,尼罗河水的定期氾滥,则也是带表了人的灵魂会永远的不断地重生,因此在那时,并不需要藉由对于天象的预测,来预测河水的氾滥。但是在希腊人征服了埃及之后,情况则有了改变,埃及人和迦勒人所使用的占星术的符号,有许属相似之处,而现今占星术所使用的符号,则有大部份是从埃及而来,埃及的宗教,基本上是崇拜太阳神(Ra)和法老王死后,成为的阴间之神:奥塞理斯(Osiris),太阳每天的起落,则象征了一个人的出生到死亡及重生。

虽然,和希腊人比较起来,埃及人并没有和当今的占星术有许多关联,但是和迦勒底人相同的是,埃及似乎占星术起源的一部份,尤其在符号的结构、心理的原型是相似的。

共2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专题导航